第522章 打人可是犯法的

    宁姜看着海安朵道:“能怎么办?海小姐都受伤了,打人可是犯法的,送警察局吧。”

    程雨薇疯了似的尖叫:“宁姜,你就是个魔鬼,你算计我。”

    宁姜回头看向她,有些无奈的道:“大嫂,搞搞清楚好吗?是你主动来找我的,我算计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哎哟,姜儿,我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已经带海安朵走远。

    身后,只听程雨薇挣扎着大喊道:“我不要去警察局,我不要再被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远后,海安朵有些好笑的道:“你怎么这么有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机灵,配合的好,我不过就是说了说你的身份,你竟然还知道倒地耍无赖。”

    海安朵白她一眼:“说我机灵我受了,说我耍无赖我可就不干了,刚刚我可是为了帮你呢。”

    宁姜双手合十,“行行行,我谢谢你还不行吗,刚刚你没受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打架这种事儿,程雨薇毕竟老了,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逞强。”

    “没逞强,我是真没事儿,不过一会儿,我要去医院开个验伤证明,要给她点颜色瞧瞧。”

    宁姜心想,这个程雨薇明明害怕警察局,可却好了伤疤忘了疼,没脑子。

    “走,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陪我去什么呀,我又不是没有男朋友,你回去照顾温言吧,我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就欢喜的小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路上还不忘边走边给洛南一打电话。

    洛南一赶到医院的时候,她正在停车场玩儿手游。

    见到她,他有些担心的上前,“朵朵,你哪儿受伤了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海安朵捂着自己的头,柔弱的道:“我就是被扯的头发有点儿疼。”

    他揉了揉她的头:“该死的程雨薇,我去找她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”她拉住他:“你可真是块木头,我的意思是,要你把我搂在怀里,摸摸我的头,真是白送人头都不要,被你笨死了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一听,不禁笑了,还有这操作呢?

    她嘟嘴:“你笑什么呀,还以为你很解风情呢,闹了半天,就是块木头呀。”

    洛南一将她往怀里一扯,低头把她吻了个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海安朵心想,嗯,小子还是挺上道的,这可比她的想法好多了。

    程雨薇又被送进了警察局,倒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洛寒商带着洛洛回到家,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她将刚刚发生的事情,跟洛寒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洛寒商摇头道:“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可你跟海安朵两个人二顶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夸我们呢,还是骂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对她宠溺的道:“夸,做的好。”

    宁姜道:“海安朵去医院验伤了,估计能出个报告,吓唬一下程雨薇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我可不单单是为了吓唬她,要知道,洛洛可是下了血本的,我不能让洛洛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洛寒商挑眉:“送进监狱,或者签署放弃洛洛的抚养权,让她自己二选一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她选进监狱呢?”

    “程雨薇不是个傻子,当然,她若非要犯傻,我就成全她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扬眉:“海安朵的验伤报告,加上洛家和海家的势力,她得罪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宁姜点了点头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她去谈?”

    “不急,关她个三五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宁姜摇了摇头:“你还真是会整人,这样一来,她吓也吓破胆了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还不是你提供的机会好,咱们这叫珠联璧合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程雨薇的后续事情,处理的很顺利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名声臭了,现如今又得罪了海家。

    程雨薇在牢里的这几天,思来想去,都在考虑要如何才能脱身。

    洛寒商出现,给她出了一道选择题。

    如他所料那般,程雨薇喜欢明哲保身。

    她不想失去自由,所以,即便不情愿,她还是签署了放弃洛洛抚养权的合同文书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洛寒商还停止了洛家给予她的一切补助,将她彻底从洛家驱逐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还想跟洛寒商谈条件。

    可洛寒商把话说的很明白。

    她的丑闻曝光,已经没有资格再花洛家一分钱了。

    她若是愿意闹,只管闹,但最好是先找好律师。

    因为洛寒商不介意趁此机会,将过去十几年间给她的所有钱财,全都追讨回来。

    程雨薇看到洛寒商这副绝情的模样,也知道,自己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洛洛已经给了她最沉重的一击,让她连还击的资格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离开警察局后的两个小时,程雨薇也被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用手机拨打了洛洛的电话。

    可是洛洛根本就不接。

    不过,洛洛虽然没接电话,但还是给她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“你的护照和回美国的机票,将在半个小时内送到你手里,以后不要再联络我,你没有我这个女儿,我也没有你这个母亲,从此以后,我们之间,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程雨薇仰天长叹。

    北城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,洛家也不会再给她提供经济支持,那以后的日子,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叹息,都怪裘沁心那个贱人,她本来过的好好的,她偏要怂恿自己,激的她起了歹念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她,自己只怕现在还在美国的逍遥窝里,生活的不知道多快乐呢。

    未来……可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程雨薇坐上飞机的消息传来,洛洛哭了。

    她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,她终于以自己的方式,守护了二叔和二婶,也守护了洛家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心里真的很轻松,早知道这件事儿这么简单,她何必顾虑这么久……

    宁姜将她搂在怀里,轻轻抚摸着后背,安抚道:“你还有二婶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也来到两人身侧道:“还有二叔,二叔和二婶,永远都会是你最坚实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洛洛擦干了眼泪:“二叔,二婶,你们别担心,我不是因为难过,我是高兴才哭的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戳了她眉心一下:“傻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我再傻,也没忘记,你可还欠我二婶点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洛寒商望向她:“我欠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宁姜也有些好奇,是洛寒商背着他又做了什么吗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