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3章 我爱你,永远爱你

    洛洛凑到洛寒商的耳畔,对他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洛寒商恍然的点了点头:“的确,我还真欠了你二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呀,你要抓紧时间弥补了呢。”

    宁姜纳闷道:“你们叔侄俩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洛洛嘿嘿一笑:“二婶,我不说,等你老公自己跟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:“二叔二婶,我要回去了,你们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洛洛坏坏的离开,宁姜看向洛寒商:“快说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摇头:“现在还不行,等我还你的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宁姜无语:“搞什么呀,神秘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,他却拉着她手腕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回房间啊?”

    洛寒商起身,将她横抱起: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宁姜瞬间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围道:“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知道,她是又害羞了,随即道:“刘阿姨,你带所有人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少爷。”

    佣人们离开,宁姜蹙眉:“你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笑而不语,抱她上楼。

    两人双双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洛寒商邪魅的盯着她:“听到了好消息,我此刻心情轻松的,想与你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庆祝就庆祝,干嘛……唔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被堵在了喉间。

    就知道这个家伙,没安什么好心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次的吻,跟之前不同。

    不是浅尝即止,也不是克制隐忍,而是……疯狂的,索取无度的。

    她肺中的空气几乎被吸光,他这才将吻下移。

    此刻,宁姜竟有些期待……

    夜幕刚降临不久,属于他们的夜,还很长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宁姜懒懒散散的睁开眼,视线装进了洛寒商如胶似漆的眼眸中。

    他的手,轻抚着她的脸颊:“醒了?”

    宁姜微微翻了翻身。

    厄……疼。

    腰疼,腿也疼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她老了,还是他憋了太久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觉得骨头要散架了。

    见她表情不好,他担心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宁姜抬手就掐了他胳膊一下:“你还有脸问。”

    洛寒商宠溺的将她又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“昨晚弄疼你了?”

    “闭嘴,”她伸手捂住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他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,干嘛还要说出来,多丢脸。

    洛寒商在她唇边亲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黏黏腻腻的了,你快起来,我要去看看温言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了你半个小时了,本来打算在你睁开眼后,再运动一次的,结果你跟我说这个?”

    宁姜打怵道:“我才不要,我现在浑身上下,哪儿哪儿都疼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可以证明你老公,宝刀不老?”他说着,又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终于又能开荤了。

    洛寒商觉得,自己真的是忍耐了半个世纪。

    宁姜脸红:“洛寒商,你真不知羞。”

    她从他身子底下钻出来,去洗漱间洗漱。

    洛寒商躺在床上,唇角勾着笑意。

    想到昨晚洛洛的话,他沉思着,是时候该好好补偿一下她了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洛寒商忽然提议要带一家人去一趟成山岛。

    自打宁姜出了月子,就一直想回去祭奠四叔。

    可因为温言的身体状况,愿望一直没能实现。

    眼下洛寒商提议,她当然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家四口带着几个阿姨乘坐私人飞机回到了成山岛。

    睡了一晚醒来,洛寒商不在身边。

    她出了卧室,倒是看到了叶明媚和海安朵。

    她惊讶道:“你们两个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海安朵对她挤眼一笑:“肯定是来看热闹的呗。”

    热闹?什么热闹……

    叶明媚也上前道:“走,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宁姜有些懵:“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叶明媚神秘兮兮的道:“去这世界上,你最心驰神往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宁姜挠了挠眉心:“说什么呢,还有,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,洛寒商呢?”

    “在等你呗。”

    宁姜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呢,自己就已经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,换上了一件白色的礼服裙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幕,竟然宁姜觉得格外的熟悉。

    仿佛在国外的时候……做过。

    她狐疑的道:“这不是婚纱吗?”

    海安朵和叶明媚对望了一眼,两人谁也没说话,只是叫进了一个化妆师来给宁姜化妆。

    虽然不管她问什么,都得不到回应,但宁姜已经隐约感觉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化完妆的她,被带出了酒店,来到了酒店的海边草坪上。

    那里,有穿着燕尾服的洛寒商,和同样穿着小礼服的初谌和洛洛。

    有爷爷奶奶和洛南一跟傅子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很多她以前在洛园的家宴上见过的人。

    总之认识的,不认识的,上百号人。

    圈外,是几十家媒体在拍照。

    宁姜脚步顿了顿。

    叶明媚挽着她手臂道:“别露怯啊,走走走。”

    宁姜咬牙,低声道:“我有些懵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懵,今天可是你的婚礼,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宁姜呼口气,在聚光灯和无数视线的注视下,被她的两个好朋友,送到了洛寒商身前。

    洛寒商对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将手递给了洛寒商。

    被他紧紧握住的那一刻,宁姜的心,才终于安稳。

    洛寒商道:“那天,洛洛说,我还欠了你一场盛大的婚礼,所以,我就秘密筹办了这场婚礼。之所以选在成山岛,是因为四叔在这里,我想让四叔见证你的幸福,让他能够放心的把你交给我,让他安息。”

    宁姜眼眶有些红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洛寒商又道:“那么,我亲爱的新娘,我们的婚礼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宁姜忍住想落泪的冲动,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婚礼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他们在牧师的见证下,互许了终生。

    他们在众人的祝福下,热情的拥吻。

    他单膝跪地,将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,当做迎娶她的聘礼,交到了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对他宣誓:“宁姜,这些是我的身外之物,我已经在律师的公证下,全都转移到了你名下,从此,我抛开一切,只为你。这辈子,你就是我唯一的妻子,你是我的盔甲,我的软肋,我余生的一切,我会好好爱你,直到我们人生终结的那一天,我洛寒商,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宁姜上前一步,拥住他: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爱你,永远爱你。”

    温暖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,让宁姜有一瞬的恍惚。

    仿佛……爸爸和四叔,都在这里,见证着她的婚礼和她的幸福。

    她幸福的闭上双眸。

    她很幸福,非常,非常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