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5章 总裁半夜来敲门2

    安笙不动:“康总,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下属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知道,只要我愿意,我就能把你从寒商那里要过来?”

    安笙倔强的道:“那我就辞职,我不干了,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恼火,跟他一起工作,就让她这么厌恶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要你以后想做一个无业游民,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安笙不悦道:“康暮之,你凭什么这么不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是康暮之,你到底过不过来?我可是康氏集团的总裁,你一个过来对接工作的秘书,就这么站在门口跟我谈话?”

    安笙左右看了看,这才想起,自己这样,似乎的确有些欠妥当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来到了他的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“康总有什么吩咐,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冷哼一声,拿起自己的手机,拨打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我,康暮之,安秘书的工作能力不错,王府花园的工作,就固定给她做,这几天,她不会去达天集团报到了,她的工作,你找别人接手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安笙急道:“康暮之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听到吗?谈公事,”他将手机放到桌上,又拿起了内线电话,对门口的秘书道:“在栗餐厅定位子,今天中午,我要请安秘书吃饭。”

    他将电话放下,安笙冷脸道:“我不会跟你去吃饭的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声音清冷:“安笙,你不敢跟我一起吃饭,不会是因为你真的爱上我了,所以才要避开我吧。”

    安笙冷眼看着他:“康总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要知道,我们康氏集团可是很看重王府花园项目的,今天,就算达天集团派来的秘书不是你,我也会请对方吃饭,你拒绝的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安笙跟了他两年,对他也算是多少有些了解的。

    他绝不会跟外派来的秘书吃饭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这样说,无非就是要让她就犯。

    “康暮之,当初,先说要结束关系的人,是你,我以为,我这张脸你应该已经看的足够厌烦了,所以,不跟你一起吃饭,是对你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面色寒凉,结束关系,她还有脸说。

    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康暮之现在还很恼火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离开公司的时候,看到有人在公司门口搭讪。

    晚上,他喝了点酒,下了酒局,就让司机把他送到了她那里。

    他一进屋,就把她给办了。

    事后,他正昏昏欲睡的时候,她忽然趴在他胸膛上,问他要不要跟她结婚。

    笑话,结婚可是他的大忌,他这辈子就没打算跟哪个女人一起共度一生。

    当即他就有些翻脸。

    她也识相,见他不高兴了,什么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乖乖的当着他的面儿,吃了事后药,她就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等她洗完澡出来,他已经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不睡会儿了吗?”

    他起身,清冷的看着她道:“从此以后,我不会再来了,这套房子送给你了,以后你自由了,该给你的钱,明天十点之前会到账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她不哭不闹不纠缠不挽留,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当时只当她是没反应过来,也没多想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谁曾想,第二天,她竟来到公司,办理了离职手续。

    还在当天下午,就将房子出手卖掉了。

    她在酒店住了一晚后,第二天就在幸福里买了一套单身公寓。

    当时他还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可他憋着劲儿,什么也没做。

    直到一周过去,她不光不联络他,还换了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才知道,这个女人,布了一手好局。

    她就是算准了他的个性,所以才会提结婚的。

    真正想要结束关系的,不是他,是她。

    他来到幸福里,找到了她的公寓。

    她刚去找工作回来,就在楼门口碰到了他。

    见到他,她脸上写满了意外。

    下车后,她跟他很刻意的保持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康总,您怎么会到这里来的,见朋友吗?”

    他冷眼看向她:“安笙,少给我装傻,我问你,为什么把那套房子卖掉了?”

    她坦然一笑问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那套房子,康总送给我了,既然是我的东西,我是不是就有处置权呢?卖掉它,也是我的权利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不假。

    “又是谁允许你辞职的?”

    她冷漠又不失礼貌的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志向,我是不想再留在康氏集团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:“我看你是想欲擒故纵,所以才避开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她抿唇:“康总总是这么聪明,看来我的计策也逃不过您的法眼了呢。”

    他动怒了:“安笙。”

    安笙点头:“好,我说实话,确切的说,我离开康氏,是想要兑现之前的诺言。”

    他这时候才想起,刚跟了他的时候,她是说过,如果有一天,他要结束关系,她一定会跟他保持距离,不曝光,不纠缠的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她对他恭敬的点了点头:“我家小,就不请康总上去喝茶了,康总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回家去了,您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她离开后,他站在楼下恍惚了半响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考虑,自己是不是被这女人给算计了。

    可思来想去,她陪了他两年,什么都没要过。

    就算他给她买东西,她也从来没用过。

    有些特别贵重的物品,还在昨天被她打包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图的从来不是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两年,她只要了那一套房子和昨天他命人给她汇过去的两百万……

    这不合寻常女人傍金主的逻辑。

    那她图的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那一瞬,他忽然觉得,自己不了解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上车,给他的秘书打电话,“调查一下安笙,我要她过往的全部资料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为了赌气,还是因为安笙在被他分手后,没有纠缠,让他有了失落感。

    那一瞬,他前所未有的想要把她按在床上,揉进身体里惩罚。

    可……他仰头看着楼顶,忍住了。

    秘书的行动力很好。

    他只用了半天的时间,就将安笙的所有资料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看完资料,康暮之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当初主动勾引他,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猜错,他,康暮之,竟然被利用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