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7章 只允许做一次

    片刻后,她将视线移到了凌冠声的身上,笑了笑:“哥,我还没来得及介绍呢,康总现在是我的男朋友,我们正在试交往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康暮之饶有兴致的勾起眉心望着她。

    她却是看也不敢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生怕他会拆穿自己。

    凌冠声倒是面色有些冷峻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交了男朋友,也不跟家里说,笙儿,你是越来越没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安笙咬唇:“对不起,我们只是在试着交往的阶段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打断了安笙的话:“爸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安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凌冠声冷漠道:“我还有客户,一会儿要谈生意,今晚,你腾出时间,跟我一起吃个饭,我住在名都酒店,你到了酒店大厅后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对康暮之点了点头,“康总,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打算认下这个妹夫。

    康暮之对他点了点头,“凌总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凌冠声离开后,康暮之看向安笙。

    安笙还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似乎在想什么,很是入神。

    康暮之拿起筷子,淡定的夹了菜,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“人都走远了,还看?”

    安笙低头拿起包,看向康暮之:“我还有事儿,要先回公司去了,康总请慢用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快步出了餐厅。

    康暮之恼火,将筷子扔到桌上,起身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来到门口的时候,她正在路边身后拦车。

    他快步向前,此时,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在她身前停下。

    她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他上前,一手拉住她手腕,一手将出租车的车门关上。

    安笙回头瞪向他,不悦的道:“你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谁允许你先走的?”

    “我忽然想起来公司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所有工作,都已经交接给别人了,再急的事情,也轮不到你,下午,你还得跟我回康氏。”

    她不悦道:“康暮之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,可是你主动说我是你正在交往的男朋友的,怎么,你打算直接跟我决裂,以后不必再跟你家人交代了?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安笙一直都很凌乱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啊,她又一次利用了康暮之。

    她以为,之前这两年,家里人已经充分的知道她在外面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即便分手也无所谓了,可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哥哥她打乱了她所有的布局。

    康暮之的脸凑近她耳侧:“不想让我去跟你哥摊牌的话,你最好还是收敛一下你眼底的倔强,对你来说,我还有用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安笙侧眸望着他,警惕道:“你为什么要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双臂环胸,表情里带着一抹惬意:“能是为什么,自然是要帮你,做为男朋友,送女朋友回去不是应该的?”

    此时,路边的出租车见她一直不上车,只好开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笙有几分无奈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她跟康暮之一起上了他的车,回到了康氏。

    下午,她去秘书室跟负责王府花园楼盘项目的秘书一起工作。

    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她心里忽然有些恐慌。

    吃完饭的时候,她该怎么跟凌冠声说呢?

    如果凌冠声让她跟康暮之分手呢。

    毕竟,爸爸一直都不希望她在北城找男朋友的。

    下午下了班,康氏秘书室的工作人员陆续离开了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躲不过了,她索性也准备下楼去赴约。

    还没等出办公室的门,康暮之的秘书赖飞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安秘书,幸好你还在,康总让我来找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安笙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他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,康总只说让我过来找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安笙点了点头:“我收拾一下东西就来。”

    赖飞先回去了,她磨磨蹭蹭的随后跟了过来,敲门进了他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康总,您找我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康暮之将文件合上,拉开抽屉,从里面掏出一把钥匙,扔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新住处的钥匙,今晚自己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安笙蹙眉:“我为什么要换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安笙警惕道:“康暮之,我现在的房子住的很好,没有想换住处的打算,还有……男朋友这件事儿,如果你不愿意帮忙,也可以去跟我哥说清楚,大不了我再找别人就是了,我们的关系,已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有别我更合适的人选?还是说……你找到了比我技术更好的男人?”

    她脸微红,咬唇后道:“康暮之,请你说话放尊重点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康暮之起身,拎起钥匙,走向安笙。

    安笙见状,忙向后退。

    虽然她步步后退,可他还是将她逼到了墙边,咚住。

    她警惕道:“你……想干嘛?”

    他一手撑住墙,一手将钥匙放进了她衣服口袋里。

    接着,他的手捏住她的下巴,唇角带着冷魅的邪笑。

    “过河拆桥的事情,我只允许你做一次。”

    安笙凝眉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,引诱我在先的是你,最终,算计我让我结束关系的人也是你。这一次,依然是你先开始的,只是……什么时候结束,可就由不得你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这副好像分分钟都能将她生吞活剥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忽然就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她当时就不该脑热的说出,他是自己男朋友的话。

    为什么此刻她有种,招惹了他,比惹怒哥哥还可怕的感觉呢。

    两人此刻的距离非常的近。

    这是继上次亲密接触分开后,两人之间距离最近的一次。

    她身上独特的香气,还是那么的让人着迷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,落在她的唇上。

    该死的,他从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对她的身体上瘾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她之后,她看别的女人,完全没有想脱对方衣服的欲望。

    他们分开快两年了,他竟然真的就过了两年和尚一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现在,闻到这股熟悉的味道,让他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她娇嫩的红唇,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见他表情有些不对劲,她侧开头。

    刚要说什么的时候,他已经霸道的按住她的后脑勺,攫住了她的唇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