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8章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她侧开头躲避:“康暮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却再次被他按住。

    他的吻,霸道的像是要立刻攻陷她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她莫名的恐慌。

    她在他唇上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吃痛,松开她。

    她忙趁机蹲下身,将自己蜷缩成一团,像是为了抵御她一般。

    他眼神里带着戾气,也半蹲下,捏住她下巴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你反抗就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她轻咬唇角,冷凝着他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。”

    “答案很明确,因为你又一次利用了我,这让我很不爽。”

    她呼口气:“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也无法弥补我心里的创伤,我怎么可能在一个女人身上栽倒两次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,所以,之前你说,我们结束了,就不会再跟我这样的女人上床了,对吧?”

    他邪魅的挑起眉心,这个女人,还真是算准了他的个性。

    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捏着她下巴:“我会。”

    她蹙眉。

    看到她惊讶的表情,他倒是觉得心里痛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凑近她耳畔,声音暧昧的道:“男人跟女人上床这件事儿,从来都是下半身说了算的,跟了我这么久,这点道理,你还不懂?”

    她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是啊,跟了他两年,明明很清楚,他根本就不爱自己,可他却能在任何时候,将她推倒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,今晚乖乖的搬过来,别让我等太久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站起身,理了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可以去赴约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,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她慢慢站起身,拢了拢自己的衣服,转身拉开门离开。

    下电梯的时候,她从包里扒拉出了康暮之塞进去的钥匙,有些犯愁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她将钥匙重新塞回了包里,来到车里,开车去了名都。

    来到酒店后,她直接进了酒店餐厅才给凌冠声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哥,我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楼,我在1802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在餐厅呢,餐也点好了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过了不到五分钟,凌冠声一个人走进了餐厅。

    他环视了一周后,找到了安笙的位置,目光凌厉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笙对他笑了笑:“哥,我没影响你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安笙垂眸,笑了笑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笙儿,你为什么不上楼?你在避着我?”

    “哥,你想哪儿去了,我是饿了,”她看着他,扬起唇角。

    她可能不知道,自己的笑有多好看。

    凌冠声冷声道:“别笑了,你不觉得,你该解释一下你跟康暮之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安笙耸肩:“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吧,我挺喜欢他的,他追求我的时候,我也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交往多久了?”

    安笙坦然道:“四年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假,从她跳上康暮之的床那天,到现在,差不多快四年了。

    “四年……”凌冠声冷眼:“你一个凌家的大小姐,用了四年的时间,都没能让他当众公布你们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想让他这样做的,”她摇头:“我不想让别人去调查我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做为凌家人,让你很丢脸?还是说,你因为讨厌我这个哥哥,就不想面对凌家?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,”安笙轻轻咬了咬唇角:“爸,妈,还有你,你们都是我的骄傲,可是……我喜欢现在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几分怒气道:“既然喜欢他,你为什么不把他光明正大的介绍给我们认识?难道家里人,不配知道你的感情吗?”

    她抬眼望向他,眼神里带着坚定:“我以为,你们应该知道我这些年的动向,爸妈那里我不确定,但我确定,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凌冠声因为她的话,有些动怒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明知道我在派人监视你,这些年,竟然还敢在外面胡作非为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胡作非为,”她轻咬唇角:“哥,我是因为喜欢才跟他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心喜欢的话,就该结婚,而不是未婚同居,你是凌家的人,凌家的人骨子里的傲气,都去哪儿了,爸从小把你培养成这样,难道就是为了去给别的男人无名无分的暖床的?你骨子里的骄傲都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哥,”安笙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:“我是来跟你吃饭的,不想继续再讨论这个话题了。”

    凌冠声脸色清冷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安笙没动。

    凌冠声凌厉的道:“如果你不想让我今天就把你绑回南城,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坐下。”

    安笙坐下。

    她若被绑回去,没人能把她再带出南城……

    她是很爱爸爸,但她不想再回去面对凌家的一切了。

    凌冠声将凝视着她,双眸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跟他分手。”

    安笙望向他:“我不。”

    “安笙,你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。从前你为所欲为,想要离开南城,想要过一下随心所欲的生活,所以我由着你,也不管你跟别的男人的关系,反正这些,在我看来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。可我视而不见,不是为了纵容你的,你也是时候该好好的为自己的未来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不是小孩子了,所以我才要留在这里,哥,我的人生,我可以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,”凌冠声表情严峻:“做为凌家人,从一开始,你就该知道,你的人生是由不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”凌冠声喝止了她:“这话你敢当着爸的面儿说吗?你是嫌这些年,他为你操心操的太少是吗?妈为什么讨厌你,难道你真的不知道?”

    她轻咬唇角,握了握拳: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可是,我不会跟他分手的,起码……现在不会,我不认为我喜欢上他,有什么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倔强的样子,凌冠声知道,勉强没用。

    他了解安笙的个性。

    倔强,认死理,软的硬的都不吃。

    想到康暮之那个男人,他心下怒火更盛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绝不容许安笙继续跟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想要拆散他们,办法只有一个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