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9章 这个女人,跑了

    安笙吃完饭,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酒店。

    路上,她的心里有些乱。

    刚刚开始吃饭的时候,哥哥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可正因如此,她心里反倒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总觉得,哥哥的平静,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她将车开回幸福里。

    从包里找钥匙开门的时候,她又看到了康暮之给的那串钥匙。

    她没有犹豫,直接忽视了那串钥匙,开门,进屋。

    她将包挂在了门边的衣架上,去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,听到手机在包里嗡嗡的响。

    她将包取出,看了一眼,是康暮之打来的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后,她将手机放到了桌上,由着它响。

    她走到沙发边,将电视打开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很少看电视。

    之所以开着,也不过就是希望家里有点儿声音,不然这个空间里静悄悄的,会让她感受到无边的寂寞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听着新闻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,门口却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她猛然清醒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人敲她家门?

    知道她住在这儿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她起身,悄然走到门边。

    门口的敲门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她贴在门边问道:“请问哪位。”

    “安秘书,你好,是我,赖飞。”

    安笙有几分惊讶,可她并没有开门。

    “赖秘书,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,这么晚了,你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是康总让我来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接我?”她疑惑了一下:“接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康总请您去公司,协助一下王府花园的项目。”

    “康总还在公司?”

    “是,今天在公司加班。”

    安笙呼口气:“我知道了,劳烦赖秘书去楼下等我片刻,我这就换衣服下楼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赖飞离开,安笙回房间换上了她合体的小西装,下楼。

    她本来打算自己开车的,可赖飞却说,今天可能会加班到很晚,一会儿会有车专门送大家回家。

    她总不好矫情,只好上了赖飞的车。

    来到公司,整个楼层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她感觉有些发慌,看向赖飞道:“赖秘书,今天怎么这么安静。”

    赖飞笑了笑道:“大家都在康总办公室呢。”

    想着反正赖飞在,她也没多想,就跟他一起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屋后,她倒是当真懵了。

    ‘大家’这个词儿,不是应该指有很多人吗?

    可为什么整个办公室里,算上她跟赖飞,一共就四个人?

    而且,范秘书也不是王府花园的责任秘书……

    见他们进来了,康暮之对范秘书道:“行了,这件事儿就这么办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康总。”

    范秘书离开。

    赖飞上前道:“康总,安秘书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赖飞回头看了安笙一眼,笑了笑,拉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下,安笙当真尴尬了。

    她有种自己被套路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边,眼珠子转动了一下:“康总,您这是什么意思?不是要谈论王府花园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在赖飞去接你的时候,我已经找人把问题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不打电话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勾起唇角:“反正打电话你也不会接。”

    她心虚:“我刚刚……在洗澡,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她莫名紧张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身边,也没动她,只道:“走吧,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回去?

    这词儿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是要带她去他安排好的住处吧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康总今天加班到这么晚,真是太辛苦了,一会儿就不劳烦您送我回去了,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她尴尬,掏出手机,用APP打车。

    到了一层,她走到电梯门口,对他道:“那康总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她正要迈步出去的时候,他却一把将她的手腕扯住,按在了电梯里。

    她急道:“康暮之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,唇角勾着邪笑:“我发现,你聪明的时候是真聪明,蠢的时候,也是能蠢出极致的,你以为我费了这么大的劲,会让你从我手心里逃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电梯已经来到地下一层。

    他拉着她的手腕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她往外挣了两下,却没挣脱:“康暮之,松手,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都懒得搭理她,将她推进了自己的车里。

    安笙呼口气,这个强盗。

    康暮之亲自开车,离开了公司。

    安笙望着他,有些恼火:“你到底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干……”他看了她一眼,挑眉:“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流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词,今天你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,再让我听到第三次,小心我在马路上停车办了你。”

    安笙咬唇,气到手都想发抖:“我要吃夜宵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看着她道:“一会儿洗干净了,就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安笙咬唇,下流两个字,咽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他一向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看到她之后,除了那件事儿,是不是脑子里什么都不想了。

    康暮之斜了她一眼:“别跟我动歪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饿了,晚上,光听我哥训我了,没吃饱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往路边看了看,随即找了一家餐厅,将车停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两人进去点了餐,安笙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他翘着二郎腿,边喝着红酒,边看着她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两人从餐厅出来。

    她摊开手:“你喝酒了,车钥匙给我,我来开吧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将钥匙放进了她手中。

    “等我一下,我去开车。”

    她拿着钥匙离开。

    康暮之在门口抽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等了三分钟,车才开了过来,可司机竟然不是她。

    他勾唇,这个女人,跑了。

    呵,有意思。

    安笙直到坐进出租车里,心都在怦怦乱跳

    想必康暮之现在一定很生气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回到幸福里,她一进屋就将门锁上,人靠在门上轻轻捂着心脏。

    可心跳都还没平静好,门口却再次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她心一紧,没做声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康暮之的声音:“开门,我知道你已经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做声。

    他也并不着急:“如果你还想在这个小区里安稳的住下去,开门。”

    安笙双手捂着脸,片刻后,她回身,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胳膊怎么拧的过大腿。

    他风一般的挤了进来,握住她的双肩,将她身子一旋,推到门上。

    门惯性关上。

    他毫无温柔可言的,吻住了她,手也不安分的抚了起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