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0章 身体却很诚实

    她用力的推拒他,好不容易将嘴移开,忙喊道:“不要,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他却是死死的束缚住她:“你越挣,我就越觉得其乐无穷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,轻抚着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你不会反抗,在床上太过无趣,男人都喜欢征服,所以现在你闹,随便闹。”

    她眼眶里带着坚定:“你若是用强,就是犯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告我去呀,”他邪魅的勾着唇角:“明明是你勾搭我在先的,我倒要看看,警察会判咱们谁有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她打横抱起,环视了这小房子一周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这里。

    房子太小,一点儿也不大气。

    不过她布置的倒算是温馨。

    卧室的门开着,他直接将她抱了进去,放在床上,按住了不停乱动乱挣扎的她。

    他勾起唇角,对她的身体,他倒是想念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康暮之,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他将她控制在怀里:“那你以为,我愿意被你利用?”

    “正好,我哥要求我们分手,我不利用你了,明天我就自己去跟他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捏住她的下巴,眼神暧昧: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被你利用的事情,只能发生一次,现在,你的机会用光了。”

    他吻上她的唇,按住她的头,让她无法转动,将她想说的话,全都封在了她的唇齿之间。

    她口中香甜的气息,让他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,被他吻的几乎要喘息不了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他,她跟他已经结束了,不该再这样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他的攻势下,她的意志却一点一点的被瓦解。

    就在她几乎被拿下的时候,他的手机却不适时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蹙了蹙眉心,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因为被分神,她终于有机可乘的移开了脸。

    “接……接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他才不打算理会这些无聊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正要继续,她却侧开了头:“先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铃声却在这时候停止了。

    他勾唇:“现在没什么事儿,是比办了你更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她抵着他胸口,那份抗拒涌上心头:“康暮之,我都说了,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他狡黠一笑:“你真是应了旁人那句话,嘴上说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就非要说这么恶心的话吗?

    她被气的脸红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他凑近她耳畔道:“动不动就脸红这个毛病,只怕你是改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康暮之,你正经点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儿,就不是什么正经事儿,”他说完,正要继续的时候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他恼火,坐起,他倒要看看,是谁这么没有眼力界,竟然敢打扰他的好事儿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,见电话是父亲打来的,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他一手按住要挣扎着起身的安笙,一手将手机接起。

    “爸,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他父亲暴戾的声音:“你小子是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吗?为什么没去餐厅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清冷的道:“我下午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,我的事情,你不要管,是你自己非要自作主张。自己安排的事情,自己承担后果,为什么要来找我秋后算账?”

    “康暮之,你小子是想气死我吗?”

    康暮之淡定道:“气死你对我有什么好处,我可没有做孤儿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给我立刻滚回来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低头看着身下一直想挣扎的安笙。

    “我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他父亲的声音又高了几个分贝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爸,您还没老呢,别装听不见,我说了我回不去,有话就等明晚的家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安笙本以为,他父亲这通电话能救她一命,可没成想……

    他将手机直接关机,扔到了一旁,一双‘魅’眼看着她,挑起唇角:“现在,没人能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心虚了一下,他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该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吧。

    他翻身,压在她身上,正要低头继续的时候,她却是侧过脸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要继续的话,那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很大,说话的时候,胸口剧烈起伏着。

    因为慌乱,也因为紧张。

    她在赌,赌他的弱点。

    “哦?你想要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她道:“你先让我坐起来,我要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勾唇,她现在是在做困兽之斗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无妨,给她机会,反正她这只待宰的羔羊,挣扎的越久,只会越不安。

    他坐起身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她往床旁移了移,将被推起的衣服,扯了下来,盖住自己。

    她呼口气,义正言辞的道:“之前是我主动找你在先的,那时候,我也的确有我自己的目的,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。现在,你既然已经知道,我是南城凌家的大小姐了,那有些事儿,总不能这么白白做了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唇角勾着阴鸷的笑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想要睡我,可以,总得有个名分。”

    他抱怀,已经知道了她在打着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“说,你想要什么名分?”

    “名正言顺的名分,康总是个聪明人,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笑:“你想让我对我昭告天下,说你是我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笑容,她有种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他本来就在这里挖了一个陷阱,在等着他跳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她垂眸,想到了今天凌冠声的话,也想到了过去那些年,凌家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南城她是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凌家,她更不打算再回去。

    所以,她现在唯一能走的路,只有一条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她抬眸,看向他:“女朋友这三个字,怎么满足得了我的野心呢?我还是两年前那句老话,想要睡我,可以,必须娶我,我要成为名正言顺的康太太。”

    他打量着她,这个女人不觉得无聊吗?

    故技重施,他又怎么会上当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蠢,就是她有了别的目的。

    而在他看来,后者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毕竟,他心里很清楚,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有多硬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反应,她道:“怎么样?康总,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娶我,或者离我远远的,你二选一吧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