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5章 这婚你不结也得结

    “哦?那你说来听听,你说出来,我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康暮之坦然的等待她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可她却良久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他将车停在路旁:“说呀。”

    安笙凝眉:“我在凌家并不受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因为你是私生女,这些我都调查过,可那又如何?这不会影响我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回凌家,所以……我也不会再以凌家的女儿自居,我永远都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的身份,这就是我来到北城重新开始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你利用我的原因,”他抱怀:“当初,你之所以跳上我的床,也是为了利用我,让你父母以为你在北城找了一个好靠山吧。”

    安笙双手交握,这不是真正的理由。

    可她不会告诉他,她到底为什么会找上他。

    “嗯,”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康暮之重新启动车子:“那也不会对我构成什么障碍,我不是因为你是凌家的女儿,才决定跟你结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康暮之,”她望向他:“就连童话故事里,写的也都是王子与公主的故事。平凡的人,是注定不会成为戏中人的。现如今的我,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所以,其实我也赞同你母亲的话,你跟柯小姐更加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废话,我不管这些,我只知道,说不结婚就不让我睡的人是你,我要睡你,所以这婚你结也得结,不结也得结。”

    她望着他,内心是无语的。

    为了跟女人上床而要结婚的男人,他恐怕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她真心不知道,自己竟然有这样的魅力,能够让堂堂康氏集团的总裁,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康暮之将车重新开到路上。

    回到幸福里之前,两人都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在楼门口下车。

    安笙道:“回去的时候小心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拐弯抹角的赶我走,”他将车门随手关上,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几分紧张:“你在这里,我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在我怀里的时候,可是睡的很香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悦道:“那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装,”他的手捏着她的下巴,唇角带着邪魅的笑。

    她正要侧开脸的时候,对面一道刺目的车灯光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抬手遮住了那道光线,因为太刺眼。

    倒是康暮之不悦的转头喊道:“谁,会不会开车。”

    车门打开,康暮之看到,逆光之外,凌冠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看自己的眼神并不友好。

    康暮之将手从安笙的下巴上移开,随手搂住了她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跟你哥有约?”

    听到她哥,她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凌冠声身上的时候,她心里一紧,他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凌冠声走近,看到康暮之搂着安笙的肩膀,不悦的望向安笙道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安笙道:“我跟康总去他家里吃饭,见他父母了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侧头看向她,刚刚还说他跟柯蕊配的女人,见到凌冠声后,却又改口了。

    她分明就很需要他的帮助,还敢拒绝她。

    这女人口是心非的本事,当真了得。

    凌冠声眼神冷落的道:“康总,不介意我跟我妹妹单独聊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康暮之单手一摊,“当然,凌总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对安笙伸出手:“钥匙给我,我去楼上等你。”

    安笙从包里掏出钥匙,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康暮之对凌冠声点了点头,转身,上楼。

    他唇角勾出一抹笑意,他这算是沾了凌冠声的光吗?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凌冠声,他想上楼,恐怕还要跟她纠缠半天。

    康暮之离开后,凌冠声冷冷的睨了安笙一眼后,转身往自己的车上走去。

    安笙呼口气,跟了过去,上了他的车。

    凌冠声打开车窗,点燃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来了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跟康暮之的事儿,我跟爸说过了,爸也不同意你嫁到北城来,让我尽快带你回南城,这事儿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安笙凝眉:“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凌冠声冷凝着眉心:“所以,你是打算,连爸的话也不听了?”

    安笙垂眸,凌冠声就是知道,谁才能扼住她的喉咙。所以才会搬出爸爸来。

    因为提起爸爸,她就没办法反抗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真心爱康暮之的,我想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康暮之是你真心爱的人,难道谢酌就不是了?”

    凌冠声冷声道:“家里人现在已经同意你跟谢酌在一起了,谢酌依然单身,只要你跟我回南城,那你跟谢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嫁给他的,”她的声音有几分抖:“我跟他已经结束了,结束的感情,为什么还要重新来过?我现在只想跟康暮之在一起,不管谁说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可是凌冠声可更快一步,直接将车门上了锁。

    “安笙,你是在逼我发火吗?”

    安笙凝了凝眉心,转头看向他:“你就算发脾气,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定,真心相爱的人,就该有情人终成眷属,我爱他,我就是要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凌冠声的手,用力的按在了车喇叭上。

    刺耳的鸣笛声传来。

    安笙蹙眉,她知道,哥哥在发泄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楼上,有人开窗大骂:“神经病啊,大晚上的按什么喇叭。”

    安笙忙伸手拉开了凌冠声的手:“哥,别这样,求你了,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凌冠声怒目望向她:“你以为离开了南城,就能逃避掉过去吗?安笙,过去的那一切,你永远都不会忘掉的,不管你嫁给谁,你都不可能忘掉。那些事情,会像烙印一样,这辈子跟你如影随形。”

    安笙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: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凌冠声侧身,拉开她的手,“你这辈子,永远都是凌家人,生是凌家人,死是凌家鬼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安笙,你等着瞧吧,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跟我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安笙怒喝道:“开门,我要下车。”

    凌冠声呼口气,压下愤怒,仰头看向楼上。

    “我绝不相信那个男人会爱你到老,你听着,不管你怎么作践你自己,我都不会在意,我等着你后悔的那一天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